您的当前位置:

五五世纪 > 新闻资讯 > 正文

  • 民国故事: 女子在家中炖鸡, 之后毒发身亡, 作案者百密一疏而暴露

    民国七年冬天,河上村发生了一起中毒事件。

    瓦匠陈自力外出干活,在家中的妻子却中毒身亡,查案人刘五斤和张四妮一度陷入迷惑之中,兜兜转转,几经周折,当他们锁定一个嫌疑人时,发现此人已经意外身亡,他们一直在查的竟然是个不存在于人世间的“凶手”?

    此事件稍有曲折,因为案发前和案发后异常之人有好几个,但当迷雾散尽,真凶浮出水面,我们会发现纸终究包不住火。

    废话少叙,咱们开始。

    中毒

    陈自力的父亲在前清时就是个瓦匠,虽然清王朝覆灭,但这人身上的手艺不会丢失,一家人种着几亩地,有活时便干瓦匠,没活时种地。

    自小耳濡目染,陈自力不用学便掌握了瓦匠手艺,且年轻人手脚麻利,毕竟有手艺在身,所以到他十八岁时,登门提亲的媒婆并不少。

    父子两个都是瓦匠,吃的是泥水饭,挣的是出力钱,自然也不挑,没经什么周折,娶了一个叫李红霞的姑娘为妻。李红霞娘家在河下村,距离河上村仅仅三里远。

    她家中生活条件极差,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姑娘在家时便什么活都干,养成了大大咧咧的麻利性格。

    越是这样性格的姑娘,就越是勤劳,自打李红霞被娶到陈家,她家里地里的活全都拿手,乐得一家人直夸。

    家有贤妻,可是比什么都好,虽然世道不好,可全家人劲头十足,等一两年,李红霞显怀产子,陈家也算是有了延续之根。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成婚仅仅不到一年,陈自力父亲去地里干活,也不知道被什么给咬了一口,竟然一直溃烂,躺了三个月后撒手而去。

    父亲一去,本来身体就多病的母亲也就此病倒,不出一个月竟也离开人世。

    短短半年,家中生出如此剧变,陈自力痛不欲生,一度颓废和绝望,全靠李红霞支撑和劝他,才没让这个家彻底崩溃。

    不管人们多么悲伤,日子总是一天天过去,时间是疗伤的最佳良药。父母去世半年之后,陈自力也渐渐从悲伤颓废中缓过神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如此蹉跎下去,因为不管自己如何悲伤,却也唤不回父母,自己好好的生活,便是父母最想看到的。

    眼见着丈夫振作起来,李红霞十分高兴,小两口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确的轨道。

    这年十一月,天气异常寒冷,陈自力干的是瓦匠,最怕上冻,天寒地冻的,一冻一化,干不出好活来。

    所以,每到这种时候,他便非常闲,但今年不同,竟然有人上门来找他干活。

    面对来人,陈自力十分疑惑,外面北风呼啸,这时候能有什么活干?难道不怕上冻?

    来者是个五十岁上下的人,人家新盖了宅子,儿子想要赶在腊月三十前结婚,但大宅子里没有盘火炕,想请他过去把火炕给盘了。

    陈自力一听恍然大悟,如此寒冷的天,也只有这种活能干,因为盘火炕是在屋内,不怕上冻,如果实在太冷,人家也可以在屋中生火。

    他没有考虑便答应了下来,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能挣点钱,过年时用来买东西岂不正好?

    见他答应,人家才说不是三天两天的活,因为房间众多,需要盘的火炕也多,时间大概会久一些。

    陈自力欣然点头,当下便让李红霞给自己打行李,去干活,不可能天天回来,不过离得也不是太远,几天还是能回来一次的。

    就这样,陈自力扛着行李跟着来人出发去盘火炕,家中只剩下李红霞一个人。

    一晃三天过去,李红霞平时不舍得闲着,她跟村里几个妇女纳鞋底,大多都是自己家穿,多了的话也可以卖,多少能贴补些家用。独自吃过午饭后,拿着鞋底要出去的她发现家中老母鸡死了。

    这老母鸡还是以前婆婆养的,下蛋无数,死了也是可惜,她当然不舍得扔掉,便提到了屋檐下,准备傍晚时杀掉炖一下,自己吃一些,给丈夫留一些,反正是冬天,也放不坏。

    刚出门,就见有人探头探脑在她家门外,她脸当下就沉了下去。

    这家伙是村里一个闲汉,名叫孟朝贵,名字中带个贵字,可家里穷得叮当响,导致年过三十尚未娶妻。

    见李红霞没好气地看着自己,孟朝贵也不生气,嬉皮笑脸说道:“红霞啊,我看见陈自力外出干活去了,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有需要你说话。”

    他这种一语双关的话,李红霞岂能听不懂?如此粗俗不堪地玩笑,她心里直犯恶心,当下就怒骂出声:“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

    孟朝贵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脸上还是嬉皮笑脸,故意想去碰李红霞的手,李红霞抬手便给了他一耳光,把他打得给懵在了当场时,自己拿着鞋底子离去。

    孟朝贵反应过来,李红霞已经走远,他盯着李红霞的背影,突然听一边有人偷笑,转头看,原来是村里几个人在看热闹,他向李红霞的方向吐了一口,这才捂着脸悻悻离去,众人则哄堂大笑。

    李红霞跟着人家几个妇人边聊边干活,天将黑时,她回家去杀鸡,并且约好明天中午还来。

    第二天中午,她却没有来,有人想借她顶针用,便去她家找,发现她竟然死在了家中。

    去找顶针的妇女连滚带爬,在村里哭喊,说李红霞死在了家里,众人过去看,发现所说是真的。村里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一阵慌乱后,几个上了岁数的人商量,一方面派人去当地报案,另一方面派人去叫陈自力。

    陈自力干活的村子有些远,加上还需要打听,所以慢了一些,倒是查案人先进了村。

    来者是两个人,一个叫刘五斤,一个叫张四妮。两人做搭档,破案无数,虽然时值隆冬,可两人马上赶到了河上村,正式介入李红霞事件。

    扑朔迷离

    两人到达河上村时,发现不少人围在李红霞家门口,由于在路上已经打听过,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所以刘五斤分开众人进入院内查看,而张四妮则将最先发现李红霞死在家中的妇女拉到了墙根下进行询问。

    李红霞死在内室床上,床上被子凌乱,地上有呕吐物,她本人仰面躺着,两个鼻孔中则有血流出。

    除此之外,屋内的摆设没有动过的痕迹,不像是有小偷进来过,但刘五斤眉头皱得很紧,李红霞的样子以及地上的呕吐物都表明她是中毒而死,按道理说上此时他应该寻找导致中毒的东西,比如食物什么的。

    可是他并没有着急去寻找,而是蹲在地上仔细看,还时不时看一下窗户。

    刘五斤这时候也走了进来,他已经问过发现李红霞的妇女。据她所说,本来约好今天中午一起纳鞋底,但李红霞没去。这不算什么异常,临时有事,或者是天太冷,想要睡懒觉,都有可能导致不到场。

    这名妇女觉得她没有去,便想借她的顶针用一下。顶针是套在手指上的铁箍,上面布满小坑,鞋底太硬,针扎上后不容易拔,需要用顶针向里顶,是以前做针线活时必备的一样工具。

    她到了李红霞家门前,喊李红霞的名字没人答应,推开院门进来,见房门虚掩,进去后就闻到怪味,加上李红霞呼之不应,她心中忐忑进了内室,发现李红霞躺在床上已经死去多时,吓得她连滚带爬出去叫喊。

    这就是她发现李红霞的全部过程。

    刘五斤听完他所说后站起来刚要说话,外面有哭喊声传来,声音由远而近,一个人奔跑进屋,嘴里不住大吼:“红霞啊,你咋了?你这是咋了?”

    两人对视,不用说,这就是李红霞的丈夫陈自力。

    两人不好相劝,却又不敢离开屋子,只能尴尬地站在一边。

    人家妻子骤然去世,且还是横死,伤心是肯定的,贸然相劝十分不妥,两人就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加上屋里进来不少人劝陈自力,刘五斤便让张四妮出去,向村民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他自己则开始寻找导致李红霞中毒的毒源。

    陈自力哭得死去活来,张四妮和刘五斤再一次聚在一起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陈自力此时也终于被劝住,他两眼呆滞,嗓子沙哑,虽然不再发出声音,可眼中的泪仍然不停向外流。

    刘五斤带着张四妮去了灶房,灶房非常简陋,里面摆着一张土桌,下面用土坯当脚,上面盖着一块木板,边上放着凳子,想来这就是陈自力家平时吃饭的饭桌。

    木板上面放着三个碗,一个碗里有水,但只剩下半碗,另一个碗里放着一个半窝窝头,另一个碗里则是已经凝在一起的鸡汤,上面漂着红辣椒和大料。

    刘五斤认为,李红霞所中之毒,必出于桌上这三样东西。那半碗水很是清澈,应该没事,而窝窝头也是提前蒸好的,也不可能有事。

    那么,最有可能带毒的便是鸡肉,桌上碗里的鸡肉已经基本吃光,但一边灶台的锅里还有。

    张四妮认为刘五斤说得有道理,他跟村里人打听也得到了有用的线索,事发之前,李红霞曾经跟村中闲汉孟朝贵起过冲突。

    孟朝贵这个人平时游手好闲,不事生产,偷鸡摸狗,他定是想趁着陈自力外出讨李红霞的便宜,便却被李红霞给奚落了一番,他这样的人,一旦恶向胆边生,不能排除他报复投毒的嫌疑。

    听了张四妮的分析,刘五斤觉得不太对劲,假如孟朝贵做此事,那也未免太过明显了,他白天跟李红霞起冲突,晚上李红霞就中毒,这不摆明让人怀疑他吗?

    另外重要一点,投毒不同于别的东西,比如说毒在鸡肉中的话,他需要将毒投入正在炖的鸡肉中,试想一下,李红霞当时就在一边烧火炖肉,她能看着孟朝贵投毒,自己还吃下这些鸡肉?

    “老刘,难不成你有怀疑对象?”

    张四妮听刘五斤的分析后,觉得也有道理,便开口询问,这时候,他发现刘五斤眼睛看向了因为哭泣而导致发不出声的陈自力。

    张四妮暗暗头疼,刘五斤什么都好,但往往会犯想当然的毛病,他是只要发现此类事件,总会先向亲近的人身上怀疑。

    本来,当凶案发生时,从亲近之人开始向周边辐射调查是对的,但不能不由分说就先将亲近之人列为嫌疑对象,会陷入先入为主的陷阱,这样的教训不是没有。

    “我说老刘,你是不是又想说陈自力有嫌疑?事发时,他在别村给人盘火炕,根本没时间回来投毒。”

    刘五斤却轻轻冷笑:“谁说毒一定要当时投?一定要现场投?另外,李红霞毒发之时,是有人在她屋中的,或者说她毒发身亡后,曾经有人进入过她的屋子。”

    张四妮闻言大惊,赶紧去检查在一边放着的盐罐子,如果将毒先放在盐中,那么便能神不知鬼不觉投下毒,而且作案者还不用在现场。

    不过盐罐子中盐不多,仔细嗅,也没有别的味道。

    此时天已经黑了,而且李红霞娘家也来了人,院里哭天喊地,两人只好先停下,天气太冷,他们也不想来回跑,晚上便住在村里,明天接着调查。

    虽然两人意见不一致,但张四妮还是听从了刘五斤的安排,明天他要去陈自力干活的地方问一下,看看他晚上有没有异常,先从他身上查起,如果可能,先将他从嫌疑人之间排除。

    刘五斤则有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明天去找孟朝贵谈一下,看他事发当晚在什么地方。

    陈自力家,李红霞娘家人闹个不休,特别是李红霞的弟弟,边哭边埋怨,说当初姐姐为什么不能嫁给李保成?这下好了,命丧于此,全怪父母。

    院子中乱成一团,哭喊的,劝说的,这个夜晚,刘五斤和张四妮也没有怎么睡。

    次日天刚亮,张四妮马上出发而去,不过他没有按照计划直接去陈自力干活的地方,而是先去了李红霞娘家河下村,在村里打听了一番,这才奔陈自力干活的地方而去。

    他一奔波便是一天,但并没有白费力气,他还真有所得,只等回去跟刘五斤碰头。

    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回到陈自力家时,刘五斤并不在,他还在孟朝贵家,他有些不解,问孟朝贵话需要一天?

    但有人告诉他,孟朝贵死在了家中。

    他一个头两个大,让人带着自己赶紧去孟朝贵家。

    到了后,见刘五斤拿着个油灯在孟朝贵院里看,他进屋看见孟朝贵躺在床上而死,屋里生着个大火炉,里面的炭火已经烧尽。

    “老刘,这是怎么回事?”

    刘五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油灯吹灭,将一团东西拿在手中,挥手让看热闹的村民先离开。

    村民们相继离开,他和张四妮开始说今天各自得到了线索。

    张四妮那边,他先去了李红霞娘家村,河下村村民对李红霞的评价不错,她在家中是老大,下面两个弟弟,自小便勤劳能干。当初她被村里一个叫李保成的人看上了她,后来被父母反对,因为他们都姓李,这是不允许的。

    李红霞倒是无所谓,顺从嫁给了陈自力,由此可以看出李保成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李红霞人品没问题,男女方面没问题。另外,这个李保成秋后已经离家,和同村几个人在采石场干活,距离这里足足有一百里,根本没时间回来。

    然后他去了陈自力干活的地方,出乎他意料的是,陈自力却有半夜时间去向不明。为什么呢?因为找他干活那家儿子将要结婚,找他庆贺的人很多,他当夜喝多了酒,天将亮时肚子疼上厕所,亲眼见到陈自力旁若无人从外面进了家。

    也就是说,陈自力在案发时曾经外出,他干活的地方距离河上村二十多里,而且他年轻力壮,回来再回去,时间完全足够。

    张四妮原本反对刘五斤怀疑陈自力,此时他却将主要嫌疑人定成了陈自力,因为陈自力没理由在干活的地方夜间外出,而且他也没说自己曾经外出,他在故意隐瞒。

    对于他的推论,刘五斤不置可否,他之前的确怀疑过陈自力,但当他发现孟朝贵死于家中,而且经过他今天询问得到的线索,反而又不怀疑陈自力了。

    为什么呢?他这一天的时间,当然不止是发现孟朝贵的死,他还做了挺多事,比如确认了毒在鸡肉中,比如他跟李红霞娘家人谈了话。

    见他不说话,张四妮正欲发问,他却开始跟张四妮耳语,张四妮听得慢慢张开了嘴,满脸不可思议,不过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谈完后,天已经完全黑透,刘五斤急匆匆出了孟朝贵家,对着村里人大喊大叫,说孟朝贵烧炭中毒,但此时却醒了过来,只不过意识还不清醒。张四妮要去城里找个好郎中救治孟朝贵。他现在刚则醒来,身体虚弱,村中可有人愿意看守他?

    大家一听都摇头,他们不愿意,孟朝贵平时不招人待见,特别烦人,他都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既然醒来,何必用人看守呢?刘五斤没有办法,他身体不好,天气太冷,受不得凉,只能等明天再说。

    到了半夜,孟朝贵家门口出现了一个黑影,此人鬼鬼祟祟向四周看,正欲进入,突然看到孟朝贵家屋顶上黑呼呼的,像是趴着个人。这个黑影没有犹豫,转身便跑。

    藏在屋顶上的张四妮暗骂一声,从屋顶上跃下便追,只可惜没能追到,被对方给跑了。

    他垂头丧气回了陈自力家,将实情告诉刘五斤,刘五斤暗叫可惜,但同时证明他的推理是对的,所以他并不惊慌。

    次日天亮,刘五斤突然将陈自力控制,众人十分震惊之时,他对大家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真相背后的真相

    毒死李红霞者,正是陈自力,因为他这个人看着憨厚,实则小肚鸡肠,由于他平时干活需要外出,心里一直怀疑妻子在家里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特别是孟朝贵,一直是他重点怀疑对象。

    人犯了小心眼后,便会陷入其中,陈自力也不例外,这次外出干活,他的怀疑劲上来,越想越生气,就下工早了一些赶回了家中。

    由于当时天将黑,村中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进入家中。李红霞正在家里炖鸡肉,见丈夫回来也十分高兴,便高兴吃起了鸡肉,却不知道陈自力已经把买来的剧毒鼠药下在了炖肉锅里。

    李红霞吃过鸡肉后毒发,陈自力将她扶到了屋中,让她在床上躺下,李红霞十分难受,还呕吐,可陈自力一直控制着她,不让她喊人,最终导致了她的死亡。

    见妻子死亡,陈自力便出门而去,到了孟朝贵家,见孟朝贵屋中生着火,他用一团破布塞住了烟囱,使孟朝贵中了炭火之毒,差点死去。

    他说完将在孟朝贵家发现的塞烟囱破布拿了出来,还把找陈自力干活的那家人叫来,人家可以做证,他的确是白天从外面回到了人家家中,换句话说,他的确在夜间有所行动。

    众人万万没想到陈自力竟是如此歹毒之人,都对他痛骂出声,陈自力只是哭,显然已经默认。

    张四妮将陈自力捆绑后扔在屋中,次日便带回城中,等待他的必是严惩。

    村民们的震惊无以复加,一方面感叹陈自力的歹毒,一方面感叹两个探案人员的缜密,使此案仅仅两天便得破。

    三天后,李红霞的后事被娘家处理完,娘家人也回到了河下村。凌晨两点多时,有户人家外面来了一个人,他翻墙而过,刚跳下墙,就被一双铁钳般的大手给抓住。

    此人惊慌失措之际,张四妮的声音响起:“李保成,你进自己家还跳墙头啊?”

    他说话的同时,外面闯进来不少人,有李红霞的娘家人,还有刘五斤,众人不多废话,带着李保成回了河上村陈自力的家。

    村民们被惊动起床,发现两个探案人又回来了,而且陈自力也在家中,不由得十分惊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刘五斤看着李保成,李保成全身颤抖,一句话脱口而出:“我只是想让陈自力死,没想到红霞会死,她平时根本不吃辣椒的。”

    众人听得十分茫然之际,刘五斤又说出了另一个真相。

    投毒者并不是陈自力,而是李保成,之前说是陈自力,只不过是刘五斤跟陈自力商量好后故布疑阵。

    刘五斤初到案发现场,就发现在李红霞毒发时或者说毒发后,曾经有人进入过她的房间,而且最少两个人,此二人一个走时跳窗,一个走门。

    这也是发现李红霞尸体那个妇女,为何会说李红霞房屋和院门都是虚掩的原因。刘五斤在窗户边发现了李红霞的呕吐物,是被人踩在脚上,跳窗时带过去的。

    房门和院门证明曾经有人走过门,窗户上的证据表明有人跳窗离开,所以当时有两个人曾经进出。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刘五斤开始怀疑陈自力,因为陈自力可以轻松进出自己家,加上李红霞毒发时肯定难受,她一定会喊,可是村中人并没有人听到任何响动,则说明她当时身边有人控制了喊叫,这个人陈自力最适合。

    可是他找不到作案动机,陈自力没有杀妻的动机,他们夫妻二人感情不错。当他发现孟朝贵死时,突然消除了对陈自力的怀疑,因为他想到,孟朝贵必定是夜入李红霞家的人之一,却被真正的凶手看见,所以凶手要让他死。

    这个凶手不能是陈自力,孟朝贵死的当晚,陈自力一直在家里哭,边上有太多人,他不可能走开去杀孟朝贵。

    所以,他向村民打听出,陈自力从小就有梦游证,睡臆症后便会自行起床外出,到天亮时又只是认为自己做了个梦,这就是为什么主家会看到他早上从外面回去的原因。

    陈自力被排除,那么谁能在李红霞毒发时在她身边?这个人必定跟李红霞熟悉,而且李红霞还相信他。经过向李红霞的弟弟询问,他说姐姐当年差点嫁给李保成,而李保成虽然一直在外面的采石场干活,可是前几天有人在夜间见过他。

    此人对李红霞一往情深,秋天过后,他送给李红霞弟弟一串晒干的辣椒,让他送到姐姐家,冬天时可以当成调味品,李红霞的弟弟便送了过来。

    真正的凶手呼之欲出,刘五斤已经在脑中推出了事发当晚的情景。

    当天,李红霞炖肉,她平时怕辣,但陈自力很能吃辣,想着要给丈夫留些肉,所以在炖肉时,她扯了几个辣椒放在了鸡肉中。却不知道这些弟弟送来的辣椒是李保成的,更不知道他将剧毒的鼠药粉末灌进了这些辣椒中。

    李保成对李红霞有意,却因为同在一村,同是一姓而没能成就姻缘,他回来后,一直暗中纠缠李红霞,李红霞却厉声训斥,因为她感觉自己已经嫁人,要远离李保成,这让他痛苦难当,更加坚定了毒死陈自力的决心。

    辣椒入水,鼠药化开,成了一锅毒肉。李红霞吃过肉后感觉不舒服,就回屋休息,躺在床上后感觉恶心难受,还开始呕吐。

    而就在此时,孟朝贵进了李红霞家,他是个小人,总想占李红霞的便宜,进屋后发现李红霞竟然呕吐难受,吓得他跳窗而逃。

    他进李红霞家被同样一直暗中注意着的李保成看见,他在后面紧随而至,惊见李红霞中毒,他顿时明白这是自己造成的,惊慌的他不让李红霞叫喊,直到她身亡。

    见李红霞死去,他将趴着的李红霞放平躺好,自己则如同傻了一样出门而去。

    他给灌了药的辣椒,是想要毒死陈自力,那样李红霞就成了寡妇,她家人就不会再那么反对她嫁给自己。可现在李红霞死去,他想到了嫁祸孟朝贵,另外他认为孟朝贵也该死,一直骚扰李红霞。

    所以,第二天夜里,他去了孟朝贵家,将他的烟囱堵住,使孟朝贵中了炭毒身亡。

    刘五斤故意说孟朝贵没死,还让张四妮去城里找郎中,是为了引李保成现身,他果然上当,想要再次下手,却看到了藏在屋顶的张四妮,侥幸逃脱。

    刘五斤得知消息后,便跟陈自力商量了一下,有了说他是凶手那一幕。陈自力被定为凶手,躲在暗处的李保成以为自己安全了,就想要夜里潜入家中休息,外面毕竟太冷了。

    不料想张四妮已经等他多时,将他生擒活拿。

    刘五斤这几天没有闲着,他找到了陈自力家尚没吃完的辣椒,有些辣椒中还有鼠药,还找到了秋天时卖给李保成鼠药的人,还在李保成家搜到了没用完的鼠药。

    事情到此,李红霞和孟朝贵之死真相大白。

    诸位,这是一桩阴差阳错的投毒案。

    孟朝贵是个十足的小人,趁着人家丈夫不在家想要占便宜,这不是小人是什么?当他发现李红霞中毒而逃走后,如果开始喊人,那后面便不会有他的惨死。

    只可惜他没喊,所以,一方面想要占人家便宜,另一方面看到人家中毒,他却任由对方死去而没喊人,这样的小人,最终自己死去也算是咎由自取。

    可怜的陈自力,他有什么错?却承受了丧妻之苦。可命运使然,悲剧在他身上发生,让人唏嘘感叹。

    李红霞的死是咎由自取吗?当然不是,李保成只是从前喜欢人家,况且她嫁人后安安生生,就因为李保成不死心,她自己却付出了代价,这怎么能说是她的错呢?

    李保成想要毒死陈自力,然后娶李红霞,因为他对李红霞了解,知道她不吃辣椒,而陈自力却嗜辣如命。

    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李红霞竟然在炖肉时为了丈夫着想而放辣椒,这直接导致了李红霞的惨死。

    从李红霞中毒,事情已经开始向不受控制发展,完全超出了李保成的掌控。事发后,他恼羞成怒,还杀了孟朝贵,妄图嫁祸,让人以为是孟朝贵杀人后又畏罪自杀。

    所以,李保成并不是为了什么爱情,他只是想要自私地得到,所谓的为了爱情,只不过是他想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感动自己罢了。但他并不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当火越来越旺时,就是纸破败露日,您说是不是?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6-03  点击数:

五五世纪平台,五五世纪官网,五五世纪网址,五五世纪下载,五五世纪app,五五世纪开户,五五世纪投注,五五世纪购彩,五五世纪注册,五五世纪登录,五五世纪邀请码,五五世纪技巧,五五世纪手机版,五五世纪靠谱吗,五五世纪走势图,五五世纪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五五世纪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